华人运通发布“三智战略”从一边造车到同时改造城市交通,丁磊这次的步子迈得是不是有点大?

浏览量:216 次


当丁磊没有在今天与蔚来、威马等造车新军追求造车速度之时,他将产品放在三年、五年之后,从车的角度去推动智慧城市的建设,丁磊和他的华人运通以一种独特的标签和哲学立足于这场轰轰烈烈的新造车运动。对于外界称其为新的PPT造车、概念太多等批评,丁磊与他的团队在未来几年将给出自己的答案。在中国形形色色的造车团队中,华人运通具有鲜明的上海商人的气质,淡定、儒雅,舒缓有序。我们就将其称为海派造车团队吧。对于上海人,万不可忽视他们在商业上的创造力。


文丨AutoR智驾  子不语


10月22日,55岁的丁磊再次站在舞台中央,在两年的时间里,他再次拉起了一支造车队伍,这其中不乏他在上汽通用时期的老部下和老伙伴,这是一支国际化的队伍。



在近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来自全国的600多家媒体被大量的信息轰炸,不少记者走出会场说:“有点蒙。”

 

在那份涵盖智能汽车、智能交通、智能城市的“三智战略”之外,华人运通发布了两款呈现其理念的概念车和一套体现其技术实力被其称为基于量产导向开发的四轮转向轮毂电机工程车-RE05。

 

丁磊描绘了一个过于宏大的构想,尽管对于众多对纯电动汽车笃信其未来的人可能都会认同其一逻辑,但对于一家初创企业这一切似乎过于宏大了,它似乎不属于一家企业,而同时涉及政府的职责与投入。

 

如果这是一份国家战略或者政府项目似乎更具可信性。

 

不过如果考虑到丁磊的职业经历,这位见证中国汽车产业合资历史的资深汽车人,从上汽大众工程师起步到执掌上汽通用,再到在上海浦东区政府浸淫多年,丁磊在政在商都熟悉其中的运作模式,他所构想的商业模式似乎可以找到自洽的因由。

 

在这场新名词众多,从车到路再到城市改造层层递进的庞大的构想之中,丁磊给出了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案。

 

这个通用的或者一体化解决方案就是“以人为导向的超体智能架构”,它的英文全称为Human Oriented Architecture,缩写为HOA。

 

丁磊将之称为是全球首个打破“车、路、城”三大体系界限的智能架构,是把三者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进行架构体系的设计,最终将物联网和互联网有机结合起来。

 

这个所谓的超体智能架构HOA又由三部分组成,它包括开放的车辆电子平台VEA( Vehicle Electronics Architecture)、道路监测平台RSA(Road Sensory Architecture)和城市数据平台CDA(City Data Architecture)三部分组成。

 

虽然名词听上去有些复杂,但这三大平台事实上分别对应着造车、数字化改造城市道路和打造智慧城市,也就是对应着车、路和城市。

 

下面,我们简要介绍一下这三大平台:

 

开放的车辆电子平台(VEA),也就是华人运通的造车平台,丁磊给出的定义是打造真正意义上的面向未来的智能汽车。

这一平台旨在构造一个开放的系统环境,使每一个传感器都可以被自由调用,每一个软件模块都可以被自由重组。在确保信息安全性的情况下,可供包括第三方在内的开发者,在任意时刻去构造出丰富的、拥有无限想象空间的功能种类,以支撑城市服务诉求及交通优化调节在智能车端的落地。

道路监测平台(RSA)旨在为智能汽车提供无死角数据信息。

 

RSA是作为HOA超体架构系统里的感知平台存在的。

 

通过在车端和路端部署大量传感器,构建起一套广泛的感知网络。

 

路端的感知系统是智能车辆感知系统的补充,可缓解车辆的传感器成本压力,并为智能汽车提供无死角的世界模型;同时,车辆端的传感器可为交通及城市提供各种实时的动态数据信息,成为交通和城市的感知触角。

 

城市数据平台(CDA)在丁磊的定义里旨在为人类提供更广泛的感知信息。


CDA 作为城市异构数据处理平台,通过AI 对HOA体系产生的海量异构数据进行解析和重构,把边缘计算的能力部署在道路旁和车辆里,以提供更多更广的感知信息和计算服务。


通过对数据这一沟通城市、交通、车辆的纽带的处理,为智能车辆理解城市服务需要,车内人员服务诉求传递,交通与城市有效互动提供了支持。

 

“对于我们造一辆传统的汽车太简单了。”丁磊说:“而打造一辆面向未来的汽车更具挑战,它不仅需要拥有豪华的内外饰,更在于它能够为人类提供更多、更广的感知信息,提供更多的计算服务。”

 

为此,华人运通已经开始研究各种异构数据的AI处理算法,并通过这些算法的组合,研究可能产生的不同服务种类。

做为对智慧城市与智能汽车的深度思考,HOA超体智能架构平台在丁磊的设想中意在实现感知的协同、计算的协同、直至智慧的协同。其终极演进目标是实现由终端的单体智能到车路的混合智能,直至城市的群体智能的演进。

 

智能汽车是智慧城市的重要节点,是物联网的一个子集,同时也是智捷交通的主要载体。而传统汽车与之相比则是单体信息的“孤岛”。丁磊说:“打破孤立系统,建立广泛的数据联接,是践行“三智”战略的重要开端。”

 

以上,就是丁磊所宣称的“全球首个打破“车、路、城”三大体系界限的智能架构HOA”它被称为“为人类未来出行提出系统解决方案。”

 

这一系列概念在智驾君初次听来也十分庞大,但再结合丁磊为华人运通为自己所列的时间表来看,这一系列构想的具体落地时间基本设定在三年之后。

 

不过,丁磊表示基于HOA架构的各项研究与现实应用已经展开。

 

昨天在智能汽车也就是造车方面,华人运通展示了两款智能概念车:Concept H Hypervelocity另类移动概念车和Concept A Active-agility全新连结概念车;以及一款展示其技术创新实力的基于量产导向开发的四轮转向轮毂电机工程车-RE05。



而在打造智慧交通与智慧城市方面,华人运通宣称其打造的全球首个传感融合计算开放道路试验项目——江苏盐城“智路”项目启动;全国首个“车-路-城”异构数据AI重构智能园区示范项目——上海临港智慧未来园区开始规划实施。

 

虽然丁磊宣称华人运通的智捷交通、智慧城市业务正在加速落地,但他也多次强调这项业务华人运通更多的是收到不同地方政府的合作要求而进入这一业务,华人运通并没有替代政府的角色,而是一个参与者、构建者和方案提供商。

 

从这个角度来分析,华人运通的业务事实上可以称之为一硬一软,硬即是造车,打造电动化的智能汽车,软即是为智慧城市提供软件类的服务和解决方案,属于智力输出。

 

其核心依然在造车。

 

在其昨晚推出的两款概念车中融入了与智慧城市设计相通的设计。

 

这两款概念车由华人运通首席设计官石志杰(James Shyr)担纲领队完成,他曾在通用工作多年。在这两款车上,他提出了HOD – Human Oriented Design的设计理念,这里借鉴了美国总统林肯关于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oele 的句式,将之称为Of the human-By the human-For the human(为人所有、为人所造、为人所享)。

 


石志杰强调设计需要回归人本身,好的设计要在情感上、生理上和社会属性上完美满足人的需求,解决人类理性与情感层面上的矛盾,以及跟个人与群体之间的矛盾。

 

在Concept H Hypervelocity另类移动概念车中,华人运通宣称它拥有全球独创的气流导正管理系统A.F.I.R.M.、前瞻底盘转向集成系统A.C.C.S.I.、连动式座舱系统A.C.E.S.、液晶调光薄膜装载座舱系統P.E.A.C.E.、线控可变位转向系统R.E.C.E.S.S.、超现实沉浸座舱系统E.A.S.E.等设计,其特点是兼顾“激情”与“舒适”。

这些复杂的英文词是其英文名称的缩写。在这里我们就不一一解释了。


用我们常规的理解,Concept H 接近于电动超跑的形式,其宣称的全球首个气流导正管理系统则是可将车身造型和动态气流的轨迹紧密结合。


接近于我们通常理解的流线型设计。

 

Concept-H另一大特点是采用了华人运通的专利技术——底盘系统采用了被其称为的华人运通专利技术转向集成系统 A.C.C.S.I. Advanced Chassis Control Steering Integration


这一系统据说受F1赛车悬挂设计启发,首创了世界独一无二的“悬挂-转向-轮罩”集成系统,确保在任何弯道转弯时都拥有最佳的稳定性。

 

采用全球首个连动式座舱系统A.C.E.S.(Articulated Cabin Entry System),其同步铰接式车门不仅出入方便,开闭动作也颇为优雅。

 

而液晶调光薄膜座舱系統指的是在车辆自动驾驶时可自动调节两侧车窗的透明度,并可以根据驾乘者的意愿,与外界部分或彻底隔绝。

 

这一技术其实在最新一代空客飞机的舷窗玻璃上已经应用。

 

而其宣称的全球首个超现实沉浸座舱系统,则是车内通过一个尺寸巨大的连续多曲面屏,能够以图像的方式链接真实或虚拟,让车内人员在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之间无缝切换。例如可根据驾乘者的意愿,模拟蓝天白云的虚拟环境景象等。

 

不过这辆车内最让人惊奇可能也不太理解的一项设计是线控可变位转向系统。


简单的理解就是方向盘可以在车内移动交由不同的人来驾驶。



这个脑洞开的大不大?


这是一套打破常规的可重构驾驶舱系统,其方向盘可以转换移动至车内任意座位,使车内三人都可以驾驶车辆。石志杰说:“这一设计,让人人都能成为车辆的掌控者。”

对于智驾君来说,当我坐在前排,而车辆由后排的人驾驶时,心里总感觉有些突突。

 

当然这一设计让观者有种天地自由的感觉。

 

另一款概念车Concept A Active-agility全新连结概念车是一个智能高效,可与交通系统衔接的“城市多元出行载体”POD-System(Personification On Demand-System),使路上行驶及融入社区形成系统交通的一部分。

 

简单的理解是这款型号略小的概念车类似奔驰SMART大小,可以在路上与处于同一速度或方向的车自动联结,或者和各种不同的出行系统首尾相连,即可形成不同的交通出行模式。



这一概念中可供选择的模式涵盖在特定区域内的陆地、铁路、单轨铁路、海上及航空出行等交通形式。


石志杰介绍说,它不仅仅是一辆车,更是一个现实世界综合出行的工具。这一概念来自于科幻电影中出现的旅行胶囊。



华人运通为它设定的应用场景也考虑到有些地方的公路交通系统尚不完善,Concept-A可适用于陆地上公路和越野驾驶。也可以采用独特的、利用单轨系统行驶的方式,以适应密集城市区域。


而它还可装载于特制的胶囊铁路车厢中,使乘坐者能够更为经济、快捷地到达更远的目的地。


在陆路之外,也可用于水上出行,可以装载在喷水推进式船艇上,甚至应用到空中高速飞行。

Concept-A具有自动驾驶模式,通过其架设在车辆顶部的富有未来设计感的激光雷达得以实现。


这搭载的最为引人注目科技的是安装于车内正中位置的全息IP信息系统 。这一系统可以为所有乘用者——不论是人或是动物,还是一些无生命体,根据其偏好进行量身定制。


看完这两款概念车,事实上大概可以理解,丁磊为何要发布一份从造车到造城的宏大设想。


这两款车的步入现实都依赖于现有城市道路的智能化和数字化。


也就是说让这两款车上路的基础设施在今天尚没有建设完成。这一设想看似宏大,但事实上对于中国众多宣称打造智能汽车的造车新军,内心都清楚,没有城市设施的数字化和联网化,智能汽车,或者说可以完全自动驾驶,甚至L3、L4级自动驾驶汽车的上路基本上都是空中楼阁。

 

从智慧城市的角度出发,在造车维度上,华人运通在思考深度与广度上选取了一条最艰难也最在挑战的道路。


所以我们也大概能理解丁磊的造车思路:“整车技术方面,突破传统车企的‘汽车工程’单维度,从人性化需求出发,依托人性化智慧,以车、路、城三个维度综合考量整车开发,推出以人为本的整车开发技术HOV (Human Oriented Vehicle)。基于HOV,正在研发的技术包括全球领先的开放式电子电气架构、全感官HMI体验、平台模块化和整车主被动安全系统等。”

 

而在自动驾驶层级上,华人运通直接瞄准了L4级,量产车型即是具有L4级的智能汽车。目前华人运通正在自主研发国内首个基于车路协同的L4量产智能自动驾驶系统,车辆在封闭道路已经完成超过100,000公里测试。

 

在发布会上,华人运通展示的其称为首个基于量产导向开发的四轮转向轮毂电机工程车-RE05。该工程车搭载了由华人运通自主研发的电气化动力、车架技术及整车控制。

 


其令人瞠目结舌的行驶方式体现了华人运通的技术积淀。

 

站在未来出行的大环境中设计打造智能汽车,而不仅仅将其打造为一款数字终端,可以说在造车的哲学高度上,丁磊显然为自己在人类出行的坐标体系中放置了一个位置。但这一切并不虚无缥缈。

 

进入2018年,阿里巴巴和百度都推出了雄心勃勃的车路协同计划,像阿里在浙江从杭州、绍兴到宁波正将兴建一条智慧高速公路。

 

未来的变革比我们通常想像的要更快,更迅速。



当丁磊没有在今天与蔚来、威马等造车新军追求造车速度之时,他将产品放在三年、五年之后,从车的角度去推动智慧城市的建设,丁磊和他的华人运通以一种独特的标签和哲学立足于这场轰轰烈烈的新造车运动。

 

对于外界称其为新的PPT造车、概念太多等批评,丁磊与他的团队在未来几年将给出自己的答案。在中国形形色色的造车团队中,华人运通具有鲜明的上海商人的气质,淡定、儒雅,舒缓有序。

 

我们就将其称为海派造车团队吧。对于上海人,万不可忽视他们在商业上的创造力。


关注汽车的智驾时代上智驾网(http://www.autor.com.cn)

合作or新闻线索提供,联系邮箱:editor@autor.com.cn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华人运通发布“三智战略”从一边造车到同时改造城市交通,丁磊这次的步子迈得是不是有点大?